华辉建设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华辉建设设备
热门搜索:

史上曾击退强邻雄霸中原的一代雄主为何被饿死

发布时间:2019-06-29 19:38:58阅读:来源:华辉建设设备

从多个角度来讲,赵武灵王都不失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家和军事家,他是一个通过“胡服骑射”的著名服装改革开始,从而大大提高了武装战斗力,为最终强大赵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然而就是这么优秀的改革家,在晚年对于接班人制度的设计和政治与亲情的把控能力不能很好地切割,最终导致了“沙丘之变”被活活饿死,一世英名尽毁于一旦。

赵武灵王最宠爱的王后吴娃病死前,含着眼泪答应了要将他们生育的儿子赵何立为太子,在此之前,由于赵武灵王发现了长子的生母与大臣田不礼私通,一气之下把他的生母打入冷宫,这直接导致了他对大儿子的冷遇。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改变一下接班制度,不仅要立小儿子为太子,还要在生前他精力旺盛的时候直接传位给他。这不仅打破了立嫡长子的传统,还开创了壮年退位的先河,赵武灵王的改革雄心不可不谓强大。二十八年(前298年),五月一日,武灵王传位赵何为王。新王到太庙行完礼仪后,出来上朝。大夫都作为新王的臣子,肥义为相国,并任新王的老师。赵何是为赵惠文王。赵武灵王自号主父,相当于后来朝廷的所谓太上皇。与此同时他把周边各国的威胁一一击破,他的下一目的更是明确,那就是把国政全部交给这个新即位的小儿子,让他非常信任的大臣肥义辅佐他。

主父想让儿子自己主管治理国家,自己主管军事,并设想从率领骑兵绕道云中、九原,南渡黄河,进入河南地,直接向南奇袭秦国都城咸阳。于是他亲自乔装成使者进入秦国。秦昭襄王在大殿上宴请赵国使团时,觉得他样子奇伟英武,不像臣下的气度,感到奇怪。宴后,他派人前往使馆调查,才知道那是赵国主父,但此时主父已经出函谷关回国去了。得知这个消息,秦人非常震惊。主父之所以要进入秦国,是要亲自勘察地形,观察秦人的风貌习俗,以及秦昭襄王的为人。

到此为止,我们还能看到一个伟大父亲的影子,他的美好设想现在看来也毫不脱离现实,儿主内,有人辅佐,他主外,用他的特长继续对外界用兵,如果一旦实现,那么历史将同时照亮这一对父子。可是接下来的设想完全只是设想。当了3年主父后,主父攻灭中山,迁中山王到肤施。归来庆功时封长子赵章为安阳君,派田不礼为相辅佐。肥义认为赵章很骄傲,对于继承王位失败一直怀恨在心,加之这个田不礼为人十分狡诈,两人在一起一定会作乱,于是对高信说:“如果有人召见王的话,一定让我走在前面。”惠文王四年(前295年)群臣朝见惠文王,主父在一旁观看,看见赵章作为兄长而今面对赵何称臣,心中怜悯,想把国一分为二,让赵章作代王。这种父爱的自责和泛滥不仅没能很好地起到作用,相反却为今后的政治动荡埋下了巨大的伏笔。

为了弥补内心对大儿子的愧疚,赵武灵王经常与公子章居住在一起,衣食住行均命人准备两份,公子章的仪仗用度与赵王何的几乎一样。赵武灵王对公子章的厚爱,赵王何虽有隐忧,但却不便明言。肥义也觉此事不妥,但他了解赵武灵王的心情,心想,公子章被无辜废掉太子位,失去为王的机会,赵武灵王对公子章的厚待也算是他的弥补之意吧,便也不深计较。朝中的许多大臣们见公子章又受到了赵武灵王的厚爱,以为赵武灵王又有什么新的打算,便暗中与公子章来往。公子章对权力本不陌生,见朝中大臣又都向自己示好,胸中的理想和抱负止不住地向外涌。公子章要夺回本应属于自己的王位。终于有一天时机来了。

主父和惠文王出游沙丘,分宫而居。赵章和田不礼带领他们的党羽作乱,诈用主父的命令召惠文王。肥义先去,被杀。高信和惠文王与赵章作战。公子成和李兑从国都赶来平乱,击败赵章,杀死了田不礼。赵章逃到主父宫中,主父接纳了他。想必这个时候主父内心煎熬程度可想而知,这个大儿子要来杀他跟他的弟弟,却不料失败又寻到自己这里避难,父爱在那一刻早已泛滥成灾,他已经分不清恨谁爱谁,只能任凭外围凶猛的围攻。公子成和李兑包围了主父宫,终于还是冲了进来杀死了赵章。公子成和李兑商量:“因为赵章的缘故而围攻主父,休兵的话,一定会被灭族。”于是继续围困,对宫中人说:“后出来的人灭族”,宫中人都逃了出来。主父逃不出来,又找不到食物,把树上的小鸟都掏出来吃了,过了3个月左右在宫中饿死。可怜一代杰出的改革家在凶险的列国都能占领强大的一席之地,却在父爱泛滥之后左右为难,在下定决心设计接班制度却没能很好地理智遵循导致了最后悲惨的结局,不仅没能保住大儿子,最后落得个黄泉地下相见的可悲下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北魏皇帝拓跋焘是了不起的政治家、军事家,他在任期间,基本上统一了北方,还攻取了南方不少地盘,算是一代雄主。他手下有位名叫古弼的大臣,是一位刚直之辈,做事很有原则,甚至敢顶撞拓跋焘。

据《北史》记载,某年,拓跋焘在西河狩猎,下令主管官吏提供狩猎的马匹,古弼居然上了一匹比较瘦弱的战马,这分明是跟皇上抠门。拓跋焘极其恼怒,威胁说:“尖头奴,你居然敢跟我计较,回到宫里再砍你的头。”古弼脑袋比较尖,像一支笔,因此拓跋焘骂他为“尖头”,而古弼的外号就是“笔头”。古弼倒是不怕,他回答说:“如果让皇上打猎打得不开心,那罪过还小;如果让国家陷入没有充足战备的窘境,那我的罪就大了。现在我们南北两边都有强大的敌人,敌人窥视我们的边境和国土,这才是我最大的忧虑;我选择比较肥壮的马作为战马,将较次的马用来狩猎,如果利于国家,我死又何惜。您是明主,可以跟我说道理,如果有罪,就算在我古弼身上,与其他人无关。”

古弼讲清楚了道理,认为战备资源不能用来狩猎,我这样做是为国家利益,不是为满足你一时之快,然后又有所担当。拓跋焘毕竟是明理的皇帝,听完后,笑着说:“有臣如此,国之宝也。”他不仅没有治古弼的罪,还奖赏给他一袭衣服、两匹马、十头鹿。

还有一位对皇帝抠门的大臣,是后唐时期的张承业,他是主管国库的官员。某年,后唐庄宗李存勖举行宴会,李存勖要儿子专门为张承业跳了一段舞。舞毕,张承业拿出宝带和马作为打赏,李存勖面子上挂不住了,直接说:“老张,我儿子缺的是钱,你还是赏钱吧。”没想到张承业不答应,说:“我掌管的是国家的钱,不能私自动用。”李存勖很恼火,数落了张承业几句,张承业也不相让,说:“我守着国库,是为了国家能成大业。如果你觉得我碍事,把我撤职算了。到时候,财散了,兵也散伙了,承担后果的恐怕不止我一个。”一番话让李存勖清醒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美腿网

美女人体艺术照

日韩熟女

调教女王